欢迎致电:0537-2251299 服务时间:08:00-18:00                                                                                      
  • 欢迎咨询:

    客服1:1606494236

    客服2:2053475470

    客服3:3062967040

  • 扫我或点我

  • 加我微信

持续完善银保对外开放法规制度建设
发表时间:2018-04-30 09:14:00

在博鳌亚洲论坛公布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新政策和时间表之后不到一个月,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就尽早推动外资投资便利化、放宽外资设立机构条件、扩大外资机构业务范围、优化外资机构监管规则等措施落地。

4月27日,银保监会对外表示,近期将发布《关于进一步放宽外资银行市场准入相关事项的通知》《关于放开外资保险经纪公司经营范围的通知》,同时就《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废止和修改部分规章的决定》公开征求意见,该决定将宣布废止《境外金融机构投资入股中资金融机构管理办法》,并修改多部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相关条款,落实取消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的开放措施。

在本月初的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其主旨演讲中宣布中国将大幅放宽包括金融业在内的市场准入等。次日,央行行长易纲便就金融业宏大的开放举措做出表态,并提及在未来几个月内落实,包括外资持股比例、沪港通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等方面。而此次银保监会对银行保险业外资开放的,即是循着这条思路演进的。

从数据来看,目前我国金融开放程度在国际范围内还不够。截至2016年末,在华外资银行资产额2.93万亿元,在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资产中占比仅1.26%,不仅远远小于经合组织国家平均高于10%的水平,同刚刚加入WTO时的2%相比也有明显下降。

有专家指出,目前中国银行业已经从内部发展到了国际化发展的新阶段,需要创造和世界接轨的外部环境,配合中资银行走出去,提升竞争力水平。

那么,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速度、力度显著高于预期,是否出于外部压力?对此相关负责人回应,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并非是出于外部压力的被动选择,而是基于当前中国经济、金融发展状况而做出的主动选择,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会有序、渐进式推进,寻求对外开放和防控风险之间的平衡。

该人士指出,相关的开放措施是根据中国国情,全面慎重评估所作出的举措,建立在开放必要性、可行性的基础上,是中国经济发展规模实力,与监管能力、水平提高,制度建设上同时进行方案设计基础上推进。

事实上,2017年3月,原银监会下发《关于外资银行开展部分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首次明确外资法人银行可以依法投资其他境内银行业金融机构,并允许外资银行与境外母行或联行开展跨境协作;并放开外商独资银行、中外合资银行依法开展国债承销业务、托管业务、财务顾问等业务。2018年2月,原银监会公布《关于修改〈中国银监会外资银行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的决定》,增加了外资法人银行投资设立、入股境内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许可条件、程序和申请材料等规定。一系列政策均指向了金融业的对外开放以及推动全球金融体系更加包容。

对于下一步的开放,此前易纲曾表示,会遵循三大原则,一是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原则;二是金融业对外开放将与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相互配合,共同推进;三是在开放的同时,要重视防范金融风险,要使金融监管能力与金融开放度相匹配。

其中,关于金融风险的防范问题备受关注。近年来,中国金融监管部门不断加强自身建设、“补齐短板”,对不少高风险业务领域的管控,使金融领域风险得到有效控制。同时,上述负责人也指出,在一系列措施推出的同时,还将借鉴国际经验教训,完善风险制度建设,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

上述负责人还透露,在持续完善法规制度建设的同时,银保监会将同步受理对接各项开放措施的准入申请。

据了解,近期已有来自英国、日本、新加坡的商业银行,以及来自法国、德国的保险机构表达了在上海等地新设机构或增持股权的意向。银保监会方面表示,将根据既定的开放方案做好政策和准入辅导,推动一批项目适时落地。


上一篇:商务部:61国正式确认参展首届中.. 返回列表页 下一篇:三部门联合发文:加强非金融企业..
  • 扫一扫,访问微信